always

此去少年风发,且待天长海阔

楚女王生日快乐鸭

*我永远爱王杰希
*杰希破壳日快乐
*意识流+ooc
所以这到底是谁的生日啊。
王杰希看着一屋子醉成烂泥的队友们哭笑不得。
把几个醉鬼送回房间安顿好已经半夜了。
回到自己房间往床上一摊,半眯着眼划开手机,映入眼帘的不是某弃疗之神强换上的他自己的“盛世美颜”保屏,而是这厮十几个未接电话。
这孩子又失心疯了?王杰希打了个哈欠锁屏,把手机丢到一边。
可惜好巧不巧,手机在他即将睡着的0.0001秒时开始疯狂振动。 王杰希闭着眼睛把手机扔远。
过了几秒,铃声停了。
再过了几秒,又响了。
王杰希现在只想把方士谦摁在地上打。
他揉着眉心接通电话,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音,那头就开始恶人先告状。
“王杰希你怎么才接我电话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副队所以不爱我了!”
得,这人出一趟国,不仅失心疯公主病没治好,还多了妄想症。
所以他冷漠地回了一个字:“是。”
方士谦沉默了。
方士谦很委屈。
“是你个大小眼啊是!我一大清早起来就想着今天是你生日给你打个电话,现在都中午了你才接!知不知道跨洋电话很贵的!”
所以你听过时差这种东西吗?王杰希打了个哈欠,“所以你是来祝我生日快乐的?”
“对啊,”方士谦说,“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啊。”
“那也比你年轻。”
“对对对,天王盖地虎,杰希小公主。”方士谦的声音明显憋笑,“那杰希小公主,许个愿呗?”
“干掉蓝雨脚踹兴欣掀了轮回搞垮霸图微草万岁。”
“没了?”方士谦语气有点不好。 “希望英杰他们可以越来越好。”王杰希想了想,说。 “还有呢?”方士谦的怨气快要冲破屏幕。
王杰希干脆利落:“没了。”
“没了??”方士谦听上去几乎要跳起来,“王杰希!你就不想我吗?!”
电话这头默了一会,王杰希小声嗯了一声。 “那你也回不来。”他说。 方士谦叹气,“王杰希啊,”他问,“你难道不知道生日的时候许的愿望是肯定能实现的吗?”
王杰希彻底醒了。 他深呼吸,认真地许下最后一个愿望:“那我希望,我今天可以见到方士谦。”
然后他就听见了土匪一样重重的敲门声和那人轻快的嗓音:“王杰希先生快开门,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了。”
十二点的钟声响起。
END.